引言:

我写香国竞艳的时候,开始是想着写出简单的暧昧,不过在实际操作的时候,由于控制力不足,写成了伪H 。我个人认为,目前的市场,还是伪H比真H吃香一些 。真H,想象的空间与读者的期待,会相对较弱 。

 

写香国竞艳的时候,我一共尝试使用了五种伪H方式,不知道大家在写作的过程中,使用了几种。下面,我就这五种方式,讲一下我的一些心得体会

 

伪H的五种类型:

 

温柔型H、暴虐型H、花式型H、突破型H以及多人H。

 

一:温柔型H :

 

就我的研究来看,温柔型H,是订阅最高,同时也是最难写的一种,因为温柔型H,是大家写作中最长遇到,也是最常使用的一种 。

这种H的方式,好处在于容易写。只要顺水推舟、顺其自然,按部就班的,就可以写出来。

也正因为其常遇到、常用到,想写出新意来,或者说摸到读者的G点,并不容易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易学难精。

 

暧昧这东西,更多时候是调味剂,是味精,就跟战斗系的高潮型战斗一样,如果太多,会过早审美疲劳。一般来讲,每三万字左右,有一次比较过瘾的,就已经足够

 

其他小暧昧,倒是没有太多讲究,可以算是维持期待的一种方式

 

在我看来,想要写好温柔型H,情之一字尤为重要。也就是说,写温柔型H,必须有前戏,我所说的前戏,不是指身体上的挑逗,而是指主角与女主在H之前,要有必须H的前情酝酿。

 

这种酝酿的作用,就是让大家在看到这个H的时候,感觉非常舒服,完全没有硬要来场H的感觉(很多作者容易犯的错误,包括我,就是在读者要求下,而不是顺势而为的情况下,与某女主发生H战)。

 

有了情,温柔型H也就引发了读者的期待,这个时候,需要注意的,就是少写主角的身体变化,着重于心理描写。身体描写的主画面,要放在女主身上。  女主的心理变化,主要是加深读者的期待

际上,真正令读者兴奋的G点,就是主角和女主将做未做之前的这段前戏。一旦XXOO了,其实G点也就消失了。

 

   换句话说,清官人是最值钱的,一旦推倒了,读者的期待度与订阅欲望,就会直线下跌

如果这个时候,大家继续写与该女主的暧昧或H,而没有新的变化,就会发现订阅开始跌,

 

开始的时候不明显,不过如果超过两次与该女主的暧昧,就会掉的比较明显了。这一点,不乐无语控制的就比较好。(参见《花都猎人》—湘湘注)

而这也是我说的,我控制力不足的地方。伪H最美妙的地方,就在于将推倒而没有推倒,每一次都令人激动的地方。而且,要不吝于对重要女主的大量描写与H的期待

 

 

有了情,温柔型H也就引发了读者的期待,这个时候,需要注意的,就是少写主角的身体变化,着重于心理描写。身体描写的主画面,要放在女主身上。这个,更俗写的不错。

(于忆题点:  就是少写主角的身体变化,着重于心理描写。身体描写的主画面,重点要放在女主身上。)

 

     如果单单感觉到温情,没有下一步的动作,单就这种写法上来说,是失败的。一旦写成小男人,也就没有种马与后宫的资格了。

 

基本上,温柔型H,我掌握的就这么多 。至于XXOO到底写到哪一步,就要各位自己掌握了。我只能说,即便是写繁体限制级,那些赤裸裸的体液交换,台湾读者也是看厌了的,所以。。。

 

 

   课后问题:

 

提问1 :

鹅考大叔的 大明星爱上我,里面是不是运用了大量的温柔H?(于忆)

回答:

就我个人来言,我觉得大明星爱上我,成功的地方,是在于灵活的运用了自虐,虐的纠结,但又不过度。反倒是H的体现不多。倒是大小魔女,比较H

不乐无语的花都猎人,可以说是温柔型H的典范,大家可以着重参考一下,比我写的好。

 

 

 

 

  提问3 :

营造气氛,心理描写不是好方式吧  —魏岳

 

  回答:

      没错。女主的心理变化,主要是加深读者的期待。营造气氛,主要还是靠细节。

环境、衣物的细节。当然,适当的肢体语言,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。女主的心理变化,不易过多。

 

 提问4 :

抱香 你这种温柔H  在厕所 或者换衣间 或者一些特殊地方,用的好不?

 

回答:私密空间的转换,我等下会提及

 

 关于桥段:

 

英雄救美,是比较常用的手段,也因此,读者的期待度往往不会很高 。让女主无意间看到男猪展示的风采。比直白的描述,更有效果。这种写法,最多只能支撑两个女主

 

  场景举例:

   我举个例子说一下吧,比如,我写一本仙侠H。主角是剑仙。有这么一段H ,他和女主在天上飞,然后情动了。在H。这时候,H的过程,大家可能会觉得比较平淡。但你在形式上有所突破。就可以让读者的期待度提高。比如:你可以这样写:他们在天上,一会儿排成了一字型,一会儿排成了人字形。(参见小学语文课文《大雁》—湘湘汗注)

 

这会让读者大吃一惊的同时,也很渴望看到解下来会发生什么。主要是形式上的突破,让大家联想到常识上的东西。就是在俗套的地方,给读者没想到的东西,会很爽的

 

 

 

二:暴虐型H

 

暗黑系的,建议大家可以看下:朱颜血、蒙面剑魔。

 

一般来说,H戏中的暴虐型H,大抵就相当于其他小说中的负面情节。若是主角毫无顾忌,或者说仅仅只是因为女主一点点可恶的地方,就施暴,并不能吸引读者。

 

所以,在写暴虐型H情节的时候,通过种种手段,把被施暴对象的可恶点写出来,尤为重要。

 

通常情况下,我不建议第一次见面就发生H情节。哪怕强X也是如此。除非这种情节是可有可无的支线,纯粹只是排出主角体液的需要。暴虐型H尤其如此。

 

如何描写暴虐型H呢?

在大家写足了女主的可恶点,感觉到不XXOO女主已经不足以平民愤的时候,情节就可以展开了。金鳞与黑帮太妹的那一场,也写的极好。

描写暴虐型H场景,需要描写的要点在于女主的表情、心理反应,以及她的反抗动作。随便写写的女主,属于暴虐型的,基本上都是凌辱型写法。阿里不达也是。

 

大家如果走繁体限制级的话,可以适当的考虑这一点。如果纯电子的话,注意不要太过。

因为一旦暴虐了,其实女主反而不容易处理。

 

  不过因为在起点写作并不太长用到,所以这一点,我就讲到这里。

 

提问1 :那如何能让写H时。。有着节奏感呢?—鱼孽

 

回答:你准备写多少女主,就要准备多少张人物卡。这一点在写人物比较多的时候,比较有用

 

  提问2 :抱香说:在写暴虐型H情节的时候,通过种种手段,把被施暴对象的可恶点写出来,尤为重要。  可是如果这样写会不会在后文里面不好体现女主?读者会有先入为主的印象,这样会不会导致读者对女主的反感?—湘舞醉剑

 

  回答:呵呵,这一点,我觉得,其实鹅考处理的很好。里面许欣的MM,写的就刁蛮,让人有凌虐的冲动,却又不会过于反感。另外,我觉得,写一个令读者反感的女主,并不是坏事,反感的女主,有反感的用法。没有反感的女主,又怎么能凸显出温柔女主的可爱之处?

又怎么能令读者对温柔女主的期待更高?一朵红花,就是有绿叶的衬托,才分外醒目。

 

  提问3:

问下抱香,一种特定环境下的男女关系。傲无常的老婆爱上我,还有你哪本魔门的女主和穿越男,开场就都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。这类文的优点和难点都有什么?—魏岳

 

  回答:我觉得其优点其实往往体现在女主的绝对实力上。这种男女关系,看点就在于其不对等。如果男强女弱,那就成了女频作品。所以,一定要女强男弱!

无论是女方的财富、武功、特殊能力还是别的,一定要有很强,而且还令读者期待的地方。而男猪如何降伏女主,上演驯悍记。

 

  问题3分支:你是说,书中角色的眼里,男弱,但在读者的角度下,男主有翻身的底牌?—魏岳

 

  回答:对!这就是令读者兴奋的地方。而且目前的大背景下,阴盛阳衰,其实这类书,还是很有市场的。我觉得难写的地方,就在于亮底牌的时机。

男猪一定有令女主忌惮的地方,但这种忌惮,如果不是来自他自身,或者是女主没有发现的他的自身,我觉得,读者会很期待。关键是女主没发现。

  补充:这时候读者会暗爽,因为知道男主其实很牛b的,有种前知和等待揭破后看窘态的期待。—魏岳

 

  问题3举例:比如我写魔门的时候,如果给男猪的背景是满门忠烈 ,而女主又极其敬佩其衰败前的祖辈义举,然后演绎矛盾冲突。就会很爽!

 

 

 

三:花式型H

 

花式型H戏描写的侧重点,从心理、表情、肉体反应,换成了场景和体位的变化,以及各种情趣用品的使用。主要是私密空间的变换和体位的变化。当然,纯粹的花式型H,很少见,但是,并非没有必要,而是很多人忽略了它的作用。

 

花式型H最适合的用途,在于挽救已经被推到的MM。尤其是作者自己很喜欢的那种。因为有较多H戏的小说,女主基本上都相当于一次性用品。一旦推倒,读者再喜欢,也会降低替代度。

 

花式型H的种类繁多,场景类的诸如:空战、海战、野外中出、半公共场所XX。。。体位类的如:深喉、蝶振、六九、菊爆、回形针、三浅一深等等。。。情趣用品类的,就更多了:什么乳夹、口钳、捆绳、跳蛋、情趣内衣、按摩棒。。。

 

善用各种交通工具,会令读者期待度提高,这个,要精研AV!西片里,深喉的比较多,尤其是黑白配的那种!回形针,参考色戒!

 

主要是体位的变化,我挑其中几种比较令人期待的花式,讲一下。

 

比如交通工具,交通工具是很好的道具,汽车是最长用的一种!通常都是女在主架,男在副驾,很容易出现。还有就是游乐场的碰碰车。香国竞艳里面有一章,就是写秦笛与超级小萝莉一起玩碰碰车。我写的很爽。不要局限于卧室,主要是凸现心理刺激。

 

比较常用的汽车,方式通常比较普通,大多是女主开车,然后男猪如何如何。如果开摩托,或是骑自行车,就会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摩托还不明显,如果是自行车走石子路,女主又坐在前杠上,就会很爽。

 

女子骑的话,主要在于手渴望动,男猪的手很渴望动。如果摔到,最好还是女主摔在男主身上。担心别人的眼光,对自己的生理反应尴尬,对更进一步的渴望。 种种心理变化,也是描述的重点。

 

我觉得,花式型的重点,就在于描写这种空间、交通工具、方式的不寻常,侧重于女主在这种地方,使用这种方式的不安。

 

问题1 :问一下,就比如说骑自行车,女主很尴尬的时候,就是被男主占了便宜,但又不是男主主动碰她的,是她主动被甩过去的。那时候,男主应该是什么反应不招人讨厌呢?

 

回答:我觉得,男猪可以有两种表现方式。一种是男猪还没有察觉,这时候,可以体现男猪的专著。比如侧面有车要过来,他要躲避,全部注意力都在危险上面。

暗爽的话,最好的方式,是由男猪主动道歉。这样的话,一般的女生都会觉得男生很绅士。适当的加一些男猪的暗爽心理描写,然后又觉得不安,由于男猪的矛盾与非故意,再加上对女主的歉意,读者也会跟着暗爽,增强代入感。

 

问题1分支:但男主是真的感到抱歉吗

 

回答:当然不会,读者也知道。只是给一个理由,我的处理方式基本上就是这样。

 

问题1延伸:也可以混蛋一点写,男人占了便宜,男主还一副自己吃亏了的表现。—魏岳

回答:对,我正在写的超级魂晶,主角就是这种,占了便宜还觉得自己吃亏那种,很猥琐。如果双手不闲着,会惹女主生厌。读者也会跟着担心。因为,正常女性都会觉得讨厌,哪怕她其实是个荡妇,也不想被人看轻。

 

问题1延伸:其实劣根性最好的g点,是护短 ——魏岳

 

回答:

护短,这是个很好的理由, 因为护短,而强占女主便宜。嗯,也不错。读者也不会觉得突兀

 

 

 

 

 四:突破型H

 

   其实,很多时候,突破型H,都是花式型H的极限表现。那为什么要单独剔出来呢?

这是因为,在突破型H中,花式、温柔、暴虐这些,都不是主要的,这种H戏,最重要的,就是想象上的突破。写出一种别人没想到,或者不敢想的场面。

 

也就是刚刚我们讨论过的那些,写这种H,主要是挑战读者的想象极限。比如男猪入异界,和母人马,和鹰身女妖,因为没有人写过,看到的时候会很震撼。

 

这只是一种方式,并非全部。我刚刚说的人字形与一字型,也是很好的突破,关键是,与常识联系起来,又有不一样的地方。当然,过于邪恶、恶心的突破,还是要不得的。突破,最好集中在打破常规上面。

 

比如我的《香国竞艳》,有一章描写主角和女主H的时候,H出了残影,这也是一种突破。

 

   兽不是重点,重点是突破。

 

  举例1:具体情节为男主为一高中萝莉当家教,小萝莉暗恋上男主,一次在家中手淫,男主突然出现,被喷了一脸。——连续遭到枪毙

 回答:对。因为这一点是第三点的延续,又和前面几点交叉,所以比较短一些

 

  问题1:兽人猫耳控算那类?

 

  回答:制服诱惑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  

五:多人型H

 

 

   多人H,其实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。恐怕在座的各位,或多或少的,都写过多人H。

就我个人来说,多人H是我的弱项,即便是在香国竞艳里面,我也仅仅只写了很少的一到两场多人H。所以,我仅仅只是说一些我的猜测,而非经验。

 

   在我看来,多人H最重要的地方,就在于H中女主的不协调。若是大家都和和美美的,这种多人H,在我看来是没什么意思的。

多人H,最爽的地方,就在于女主的不对盘,或者叫做争奇斗妍。如此一来,主角就会很爽,读者同样会很爽

 

所以,在我们写多人H的时候,我建议大家把描写的重点,放在女主们为了争夺最后的交配权,如何如何挑逗主角。每个女主,总有擅长的地方。或是口技出色,或是擅长角色扮演。或是擅长玩情趣玩具,多人H的时候,最终要的,就是给女主施展的空间。

让她们把自己最妖冶的一面,展露出来。适当的女女一下,在多人H的时候,也会增加情趣。

多人H,还有一点。就是并非所有人都与男猪肢体接触,才算是多人H。听墙根、偷窥,或是无意中闯入,都算是。

 

金钱美人刚刚有同学提到的那一幕(注解1.),还有刘震撼颜射天鹅公主的一幕。都是极好的例子。是多人H与突破型H的交叉。

 

注解1:具体情节为男主为一高中萝莉当家教,小萝莉暗恋上男主,一次在家中手淫,男主突然出现,被喷了一脸。——《金钱美人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整理:湘舞醉剑